• 娶妻随妻,婚姻内又是春暖花开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妻子对前夫的情义

      

      让我妒火中烧

      

      周末,我把女儿从前妻那里接回家,下厨烧了一桌丰盛的菜肴,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家庭的温馨。可是,妻子蕊欣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。背着我说了几句话后,她的脸色迅速变得凝重,整个人同先前判若两人,坐立不安,欲言又止。

      

   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  

      面对我的再三追问,蕊欣说了实话。原来,她的前夫程东出了车祸,正在住院。蕊欣担忧程东的伤势,想去医院看望,却怕我不高兴。

      

      见她心急如焚的样子,我心里很不受用。我心知肚明,那是忌妒。

      

      我酸溜溜地说:“你已经不是程家的媳妇了,人家住院和你有很大的关系吗?”

      

      蕊欣说:“你就不能体会一下我的心情吗?程东一家对我的帮助实在太大了,程东不仅是我的前夫,更是我的兄长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顿时心头冒火:“既然你对他如此难舍,当初就不应该离婚!”

      

      就这样,一个原本愉快的周末夜晚,就被这吃醋风波搅黄了。

      

      有人说,再婚难,可再婚后,如果看似恩爱的配偶还与前任保持着割不断、理还乱的暧昧感情,那么经营这桩婚姻将会更难!

      

      我和蕊欣结婚正好一年。就在我离婚后第二年的国庆节那天,在一个朋友的婚宴上,熟人为我介绍了蕊欣。不同的是,她离婚并非因为前夫像我的前妻那样移情别恋,而是因为夫妻长期两地分居。她的前夫叫程东,一直被单位派驻某北方城市。离婚的时候,他们还去酒店吃了一顿分手餐,十分友好。或许是因为都有离婚的经历,有着同病相怜的感受,我们谈得很投机,发展得也很快。5个月后,我们迈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    

      可结婚那天,我心中的喜悦却被蕊欣的前夫一家冲淡了。婚礼举行前,蕊欣的前婆婆拉着她说了半天,脸上乐开了花,仿佛要结婚的是她的亲闺女,婚礼不得不延迟。待婚礼开始,程东委托礼仪公司送的大花篮又突然出现在现场,在坐宾客一片哗然……

      

      婚后有一段时间还是很幸福的。我们每天一起买菜、做菜,蕊欣还主动让我把女儿从前妻那边接过来,并拉拢她,家里充满了她们的欢声笑语。

      

      但没过多久,我心里就有了一个结,那就是反感蕊欣和前夫一家的藕断丝连。为此,某一晚,当蕊欣从程东家里回来,洗完澡想进卧室时,我将她拒之门外,怨恨地说:“你已经和我结婚了,却还跟前夫一家走得那么近,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?既然如此,我们同处一室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

      

      我的反感和不满由此一发不可收拾。尽管我对蕊欣的人品很了解,相信她和自己的感情,也相信她和程东不会再有感情上的瓜葛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妒火,无缘无故地对她发脾气。一开始蕊欣还心平气和地向我解释,希望我能够信任她、谅解她;后来便只是沉默着走开。渐渐地,我感觉到我们原本融洽的感情降温了。

      

      一句“娶妻随妻”玩笑话

      

      让我幡然醒悟

      

      夫妻间虽然有了芥蒂,可毕竟刚刚结婚,我和蕊欣都不希望再生变故。但我看得出,蕊欣的脸上写满了忧郁。

      

      元旦的大学同学聚会上,我遇见了当年的班花周雨。现在的她比以前更有气质,漂亮丰腴。一番寒暄后,她把身边一个高大英俊、儒雅整洁的中年男子介绍给我:“我老公,北方人。”她半是幸福半是感慨地说,“幸亏他是个死心塌地的男人!当初我父母见我们一南一北,相距太远,不同意我远嫁。为了能生活在一起,他顶着家人‘没出息’的斥责奔赴江南,一住就是八年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我有些惊讶,但更多的是被这份对感情的笃定所感动,不由得对他说:“你真伟大!”

      

      他憨厚地笑笑,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其实没有那么高尚,只是不愿意放弃周雨,便娶妻随妻罢了。我希望她能在我的爱情中永远幸福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心里猛地一沉,沉默了。如果不是对妻子深沉不移的爱,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,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随她在生活习性、气候、环境都不相同的江南生活呢?所谓的“娶妻随妻”不仅仅是一句玩笑,而是他对她的爱和在乎啊!能为情牺牲,也能为情承受,一方对另一方的感情浓厚到这种境地,还有什么矛盾不能化解呢?我幡然醒悟:自己不是口口声声深爱着蕊欣吗?为什么她可以为了婚姻忍辱负重,沉默地“躲”开我,从不与我争执,而我却从来没有替她想想呢?如果不是程家资助从小丧失父母的她,蕊欣岂能有这么美好的今天?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自己也应该像周雨的丈夫一样,和她站在一起知恩图报啊……

      

      聚会结束后,我回到家里,蕊欣正在卧室接电话:“程东,天气这么冷,妈妈的风湿病复发了吗?”

      

      我平静地听着。这一次,我没有立刻冲进屋,言辞锋利地指责蕊欣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

      

      几分钟后,蕊欣走出卧室,看到我,触电般地怔住了。

      

      我对她一笑,说:“你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程东父母了,明天买点补品去一趟吧。”

      

      蕊欣以为自己听错了,直愣愣看了我许久,轻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  

      我重复了一遍。

      

      话音未落,她的眼圈骤然红了。她喃喃地说:“真的吗?谢谢你的理解和信任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抓起蕊欣的手:“我终于开窍了,知道错了。你的行为说明你是个懂情、惜情的女人,与那些动辄反目成仇的女人相比,你这样的才更可靠。我不会再阻止你、指责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你,今后还会娶妻随妻,跟你一块融入程家。”

      

      蕊欣放声哭了起来。我是第一次看到她哭得那样激动,情不自禁地将她的头揽进了怀里。

      

      她把我抱得更紧。

      

      婚姻内又是春暖花开

      

      大约过了半个月,有一天我下班回来,发现蕊欣失魂落魄,对我也不像从前一样热情,我走过去轻声问:“不舒服吗?”

      

      连问了三次,她才缓过神来。她摇摇头:“爸爸患心肌梗塞住院了,程东在那边近期无法回来,妈妈又受凉感冒,就拜托我去照顾几天。可我不知道该怎样对你说。”

      

      不待我开口,她又说:“我尊重你的意见。你允许,我就请几天假去,你说不行,我就听你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笑了笑:“我说过,以后不会阻止你、指责你了。去吧,明天我陪你一块去医院。”

      

      蕊欣激动得呼吸都急促了。她抱住我,哽咽地说:“上次,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……我爱你,真的,你是个大度和充满至爱的男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程父出院后,程家人在酒店宴请了我和蕊欣。席间,程东频频向我敬酒致谢,真诚地感谢我。我笑着说:“我是蕊欣的丈夫,而你们是她娘家人,咱们都是一家人呢!”

      

      程母笑道:“我早就认蕊欣为女儿了,那你就是我女婿喽。”

      

      程东打趣道:“天下哪有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妈啊?儿子的媳妇都跟了外人,她还把他当女婿来疼。”一旁的我们都笑出了声,气氛无比融洽……

      

      从此,我添了两位父母和一位兄弟。程家父母对我们就像亲生儿女一样,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总是给我们送来,说我们上班太累,要多补充点营养。

      

      “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。”蕊欣不仅对我和女儿更加温和,为了体谅我的心情,她也尽量不与程东单独相处,有事相约也让我陪她一起去。有一次晚上八点,程东来电,说远在北京的表姐一家来了,请我们一起吃饭。可我恰好在加班,便对她说:“你一个人去吧,别忘了代我向他们敬杯酒。”蕊欣却给程东回电,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情况,谢绝了他们的善意。末了,她调侃道:“我去了,就没人给你泡茶、捶背了。”我明白,除了照顾我,更多的是另一层含义。我心里淌过一股暖流,满满的甜蜜和感动。

      

      后来,程东也重新恋爱了。她叫小慧,一个朴素、大方的北方女子。大家第一次见面,她很仔细地看我,说现在相信了,为什么程东和蕊欣离婚后,我们还如此亲密地来往。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她说:“因为你是一个有魅力又有气度的男人。我一直不信,今天亲眼所见,也就心服口服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蕊欣笑盈盈地挽着我:“世上的男人千千万万,但‘娶妻随妻’的男人不多啊。和这样的男人过日子,婚姻只会幸福、长久!”说完,她冲我一笑,笑里分明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柔情。

      

      我笑容灿烂。

    上一篇:感悟:人生就在选择中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